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1月4日综合讯 2018年12月30日,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信息显示,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冻结被申请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小黄车运营主体)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11×××06的账户存款1375.06万元,同时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为申请人提供相应担保。

这对于ofo来说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据证券日报报道,截至2019年1月2日在申请ofo退押金的序列中仍有1090.69万户,而这一数字在2018年12月19日是1114.88万,这就意味着在这期间有24.19万位用户退回押金,按照每人99元的标准计算,ofo已经至少退回押金2394.81万元。

然而顺丰起诉的消息一出,给刚刚得到一些安慰的用户们泼了一盆冷水。证券日报的报道称,有ofo相关供应商称,供应商的欠款可能会被优先还。“主要是因为功能供应商的金额比较大,也比较集中,而用户额度小且分散。所以供应商这边优先解决是有可能的。”

另据长江商报报道称,与ofo存在合同纠纷的企业还包括嘉里大通物流及上海凤凰等。近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就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起诉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服务合同纠纷案作出判决,责令ofo支付拖欠嘉里大通的服务费用811.19万元及相应的逾期付款利息8.61万元,并退还其保证金10万元,及赔偿该笔款项的利息损失。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东峡大通被列为逾20起案件的“被执行人”,涉及执行标的从数万元到数千万元不等,涉及金额5360万元。

中国证券报的相关报道显示,2018年8月,小黄车生产合作方上海凤凰将其告上法庭。据上海凤凰公告称,上海凤凰控股子公司凤凰自行车因与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人民币6815.11万元。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分析称,在资金链断裂的初期,ofo其实是可以活的,因为口碑、用户、品牌公信力等隐性资产都还在,通过其他相关行业的并购实现“跪着活”的可能性颇大。然而在出现挤兑事件后,ofo的口碑崩坏,让其品牌价值变为负数,也就不再具有输血的价值了。ofo在2018年已经被终结,未来只是“还钱”二字的达成度问题了。

本文综合证券日报、长江商报、千克财经等媒体报道

首页其它